国际新闻 民生新闻
时政新闻 经济新闻
军事新闻 体育新闻
部委信息 政坛人物
时事观察 政策解读
法治生活 法律法规
安全生产 食品安全 生态环保
健康卫生 房产商情 财经在线
娱乐资讯 旅游天下 科技之窗
文化名人 文化产业
中华情缘 书画收藏
报料投稿 查询系统
今天:
您所在的位置:主页 > 贵州 >

脱贫攻坚的贵州样本

时间: 2016-08-08 00:51 作者:采集侠 来源:网络整理 点击:

    贵州金融扶贫和产业扶贫模式成为各省市学习的典范
    说起贵州的精准扶贫,“一看房、二看粮、三看劳动力强不强、四看家中有没有读书郎”“扶持对象精准、项目安排精准、资金使用精准、措施到户精准、因村派人 (第一书记)精准、脱贫成效精准”。
    “从实践看,贵州扶贫开发探索形成的经验内容丰富、呈现方式多样,许多方面值得在全国范围内深入总结和交流。”中国国际扶贫中心副主任黄承伟如是说。
    贵州精准扶贫、精准脱贫的做法为全国扶贫攻坚探索了经验,初步形成了脱贫攻坚的“省级样板”。
进退都有谱:精准扶贫云工程
    贵州是全国贫困人口最多、贫困面最大、贫困程度最深的欠发达省份,资源条件差、发展底子薄、经济实力弱、人均收入低。在新划分的14个集中连片特困地区中,贵州有65个县分布在乌蒙山区、武陵山区和滇桂黔石漠化区三个集中连片特困地区。
    7月31日,贵州省扶贫办主任叶韬在“精准扶贫、精准脱贫贵州模式研究”课题研讨会暨《脱贫攻坚省级样本——精准扶贫精准脱贫鬼走模式研究》新书发布会上介绍,受区域整体贫困与民族地区发展滞后并存、经济建设落后与生态环境脆弱并存、人口素质偏低与公共服务滞后并存“三重矛盾”的制约,贵州一直是全国扶贫开发任务最重、难度最大的省份。
    这个由黄承伟率领的课题组研究发现,在省级层面,贵州的精准扶贫体系建设,一个重要方面就是实施精准扶贫的“六个到村到户”,这是贵州促进扶贫资源精准化的重要机制创新。“六个到村到户”,即结对帮扶到村到户、产业扶持到村到户、教育培训到村到户、危改造到村到户、生态移民到村到户、基础设施到村到户。
    贵州威宁彝族回族苗族自治县迤那镇扶贫部门创新形成了 “四看法”精准识别方式,即“一看房、二看粮、三看劳动力强不强、四看家中有没有读书郎”。扶贫工作人员进村后,从房屋、粮食、劳动力、教育等维度对农户贫困进行测量和评价,将四个维度分成四大类测量指标并赋予相应的分值。精准识别出扶贫对象后,根据贫困特征和发展需求进行帮扶。
    “四看法”因具有直观、易操作等特点,且较好地克服了农户收入测算难等问题,在贵州全省进行了推广。
    此外,贵州还开发了极具特色的“精准扶贫云”工程。扶贫云技术是以GIS(地理信息系统)作为主要展示手段,利用大数据技术,依据贫困发生率和“四看法”衡量指标,直观反映贫困人口的分布情况、致贫原因、帮扶情况、脱贫路径以及脱贫情况。
    贫困人口被科学认别,退出也要走规范的程序。为此,贵州建立了扶贫对象退出程序、办法。如贫困乡“摘帽”按照县乡逐级申报、市州考评、省级核实、社会公示、省扶贫开发领导小组认定的程序进行。
    金融精准扶贫:“33112”比例投向
    财政、金融扶贫是我国扶贫开发战略的重要组成部分。精准扶贫、精准脱贫贵州模式研究课题组成员王敏介绍,贵州从2014年起,中央补助和省级安排的财政专项扶贫资金,除重大扶贫专项和以奖代补项目资金外,其余资金由省级主要按因素法分配。
    因素法“因素”主要包括客观因素和政策因素两大类。客观因素主要是指客观存在、非人为原因能直接改变的因素。结合实际,主要包括扶贫对象规模、贫困发生率、农民人均纯收入、是否片区县或重点县、年度整村推进计划任务、人均财力等六个方面,其权重占比分别为25∶25∶25∶10∶10∶5。 政策因素主要指各地执行国家和省的扶贫开发政策情况;落实省委、省政府有关扶贫开发重大决策和重大措施情况;省里对各地扶贫开发工作考核以及财政专项扶贫资金使用管理绩效评价情况;各地开展扶贫开发日常工作等情况。
    值得一提的是,中央和省级资金,除国家下达以及省委省政府有明确规定用途的专项资金外,其余资金按照“贫困县、贫困村、贫困人口、绩效考核”2∶2∶5∶1的比例分配,前三个因素资金以全省2014年末66个贫困县、9000个贫困村、623万贫困人口为基数直接分配到县,绩效考核因素资金根据省里对各地扶贫开发工作考核结果分配,以上分配方式延续到2018年。
    王敏介绍,原则上按照“33112”的比例投向五个方面:30%用于扶贫产业,主要发展区域性规模化特色优势产业,其中30%以上用于探索资源变股权、资金变股金、农民变股民的“三变”改革;70%采取县级竞争入围方式分配到乡(镇)、村,与其他资金融合使用,发展地方特色优势产业;30%用于扶持农民专业合作社、村集体经济组织,带动贫困县发展到村到户的生产经营性项目和公益性民生项目,要落实到贫困村、贫困户;10%用于小额扶贫“特惠贷”贴息,主要用于支持 “5万元以下、3年期以内、免除担保抵押、扶贫贴息支持、县级风险补偿”的专项小额扶贫到户贷款贴息,要落实到贫困村、贫困户;10%用于扶贫培训,主要支持“雨露计划”和扶贫干部培训,其中扶贫干部培训资金不能超过10%;最后的20%用于改善生产生活条件,支持贫困村(不含村级)以下小型公益基础设施建设,重点支持产业基础设施建设。
    以上比例,前两项不得调整,后三项如需调整,需由县级扶贫开发领导小组报市(州)扶贫开发领导小组同意后报省扶贫办备案。
    产业精准扶贫:落脚点是贫困人口
    据课题组调查显示,贵州在产业扶贫政策“二次顶层设计”的过程中,着重凸显产业扶贫模式的有效性、安全性和益贫性,一套新型产业扶贫政策体系正在逐渐形成。
    课题组成员吕方举例说,在黔西南州的晴隆县,人均耕地仅0.77亩。晴隆靠科技扶贫项目启动,自2001年以来,各级财政累计投入发展资金10526万元(其中中央及省财政扶贫资金6400万元)、贷款3000万元,全县种草32万亩,改良草地20万亩,每年水土流失面积减少10平方公里。同时,从引进种羊2600只起步,历时10年,到2010年实现存栏羊35万只,覆盖农户1.23万户,75%已脱贫致富,人均养羊收入5296元,养羊农户年收入最低1万元,最高达10多万元;畜牧业占农业总产值的比重由2001年的31%提高到2010年的50%。
    吕方介绍,今天的晴隆,已基本从“环境脆弱—生活贫困—掠夺资源—环境恶化—贫困加剧”的陷阱中挣脱出来,探索出了一条岩溶山区种草、养畜与扶贫开发、石漠化治理相结合的路子,较好地破解了生态脆弱地区农村贫困与生态退化恶性循环的怪圈。
    另一种情况是以长顺县为典型。2008年以来,长顺县把各种涉农项目资金及资源、人力进行有机整合,捆绑使用,形成积聚效应,初步建成威远—长寨—种获—广顺—马路—凯佐“果、猪、沼”生态农业、羊角屯—竹子托—摆所—中坝—营盘—睦化—代化—鼓扬—交麻—敦操喀斯特扶贫开发、白云山—广顺—马路—新寨现代烟草农业和威远—广顺农产品加工产业四条农业产业带。
    此后,依托生态特色资源,瞄准红色苹果、黑色山羊、绿色鸡蛋、黄色生姜、白色蘑菇、金色烤烟、褐色核桃、紫色葡萄等,长顺县打造了“七彩农业”特色产业体系。
    而在贵州省印江县朗溪镇昔蒲村,每年都有近百吨的水果滞销。为破解销售瓶颈,该村抓住“淘宝进村”的契机,将特色产品在网上销售,搭上互联网快车,实现了“网货到村、农货进城”,拓宽了销售渠道。通过与贫困户签订网上代销协议,帮助贫困人口销售滞销水果,人均增收约900元。
    “产业扶贫是增强贫困地区、贫困人口自我发展能力的基本政策模式。”吕方说,过去的实践中常有“扶了产业、富了大户,却扶不了贫”的问题,但从贵州的实践来看,产业扶贫的出发点和落脚点都应是贫困人口可持续增收以及自我发展能力的提升。

(责任编辑:admin)

国际新闻

更多>>

民生新闻

更多>>

最新文章

推荐文章

Copyright©2013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12017224号